“儿科医生荒”调查:人才流失有科室停诊

发布时间:2019-09-11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网站编辑浏览量:2064

 

3.jpg

“有一次值夜班,半夜三点,一个父亲抱着发烧的孩子来到医院,拍着桌子吼我,‘限你在半个小时以内把烧退下去,退不下去,你就是个庸医!’我给他解释病情,家长完全听不进去,‘我听不懂,反正你得在半个小时内给我把烧退下去。’我真的很怕他一下打到我身上了。类似情况,我在临床上遇到过不止一次。”曾经在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儿科工作的范珍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医生全部病倒,儿科暂停接诊!”近年来,全国多地多家医院出现由于儿科医生资源紧缺,儿科不得不停诊的情况。儿科医生人才流失,已经从特殊现象变成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

与此同时,国家卫健委、教育部等多部门陆续出台相关政策和配套措施,从人才培养、待遇提高、政策倾斜等多维度力图缓解儿科医生荒。经过近几年的努力,我国儿科医生数量总体有所提高,儿童卫生服务体系日趋完善。

不过,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医生资源缺口仍未完全填补。培养时间长、待遇不高、工作压力大、医患关系紧张等多原因造成了我国儿科医生紧缺的现状。

儿科医生缺口大

一张桌子,医生在中间,旁边都是患儿和家长,里三层外三层,严严实实,家长和患儿所有人都在叽里呱啦地说话。

“儿科医生难在什么地方?第一是收入,第二是压力。”范珍说道,“那段时间我很迷茫,每天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感觉自己像个机器,在流水线作业。发烧、拉肚子,儿科多发病的处理方法大同小异。自己学习了这么多年的专业知识,经历本科、研究生、规培,拿了各种证,难道一辈子就只能做一台机器吗?”

工作了两年的范珍,成为一名母亲。是做一名好妈妈,还是坚持在医院岗位上?范珍陷入两难。

公立医院夜班临床医生紧缺,范珍在公立医院期间每天的工作就是值夜班、查病房、坐门诊看病。医院儿科的工作量非常大,范珍每4天就要值一个大夜班,整个通宵不能睡觉,住院总医师每周只有一天假期。

适逢一家私立诊所向范珍抛出了橄榄枝,岗位与所学专业契合,不需要上夜班,可以兼顾工作与家庭,范珍于是决定离开。

范珍只是近年来我国公立医院儿科医生流失现状的一个缩影。工作量大、待遇不高、压力大、医患关系紧张,已经成了儿科医生的代名词。

范珍介绍,儿科一般被称为“哑”科,因为真正的患者不会描述病情,家长极度关注和焦虑。“公立医院儿科诊室常见的场景一般都是这样的:一张桌子,医生在中间,旁边都是患儿和家长,里三层外三层,严严实实,家长和患儿所有人都在叽里呱啦地说话。因为患儿太多,医生没有时间过多解释,因为后面还有好几十个病号在排队。”

范珍介绍,与公立医院相比,私立医院在就诊体验上更占优势。由于范珍所在的医院采取预约制,平均一个患者有20~30分钟的就诊时间,医生有充分时间向家长解释疾病情况,化解家长和患儿的疑虑。

压力和风险之下,不少儿科医生选择离开。“除了从公立医院转到私立医院工作的,还有的儿科医生转行做起药品销售,卖起了奶粉,甚至转到了医院后勤。我就看到多个已经到了副主任医师级别的医生却最终选择到医院后勤工作。因为她就觉得已经在临床上多年,不愿再承担儿科医生的压力和风险,只希望安安静静地退休。”范珍说道。

2016年5月,原国家卫计委等6部门制定了《关于加强儿童医疗卫生服务改革与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到2020年,建立健全功能明确、布局合理、规模适当、富有效率的儿童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加强儿科医务人员队伍建设,每千名儿童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达到0.69名。

最新数据显示,我国每千名儿童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已经超过上述目标。据国家儿童医学中心发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我国拥有儿科医师23万人,每千名儿童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为0.92人。

根据国家儿童医学中心主任、北京儿童医院院长倪鑫此前介绍,美国每千名儿科执业(助理)医师1.5人,相比之下,我国儿科医生数量缺口仍然巨大。

后继乏人

“大家都知道如今儿科医生工作压力大,我们也要为自己的前景考虑,肯定更多人愿意选择社会地位高、收入多的专业。”

“一个儿科医生治疗一个病人,往往能够影响他的一生,这种成就感是没有任何职业能给予的。”接受记者采访时,北大第一医院儿科主任姜玉武说起自己选择儿科专业的初衷,仍然言语真挚。

姜玉武介绍,在早期,我国医学生更愿意选择普外科、儿科这类大科目,而很少有人愿意到放射科、皮肤科之类的小科学习。不过,现在的情况与过去不同。如今这些收入相对较多、工作轻松、很少面临患者死亡情况的小科成了热门,儿科、急诊科这些专业成了没有人报名的专业。

1998年7月,教育部颁布《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儿科医学等专业被以“专业划分过细,专业范围过窄”为由列入调整范围。为拓宽专业面,从1999年起,全国大多数医学院校停止招生儿科专业,从此本科层次儿科医生来源被切断,医学生到研究生阶段才细分儿科专业。

小张是国内一所知名医科大学研究生一年级的学生,研究方向为儿童血液病,这是她报考研究生的第二志愿,她的第一志愿是肿瘤科。

说到愿意选择儿科专业的原因,小张坦言,目前我国儿科医生缺口较大,儿科专业毕业后就业选择更多,更有机会进入大医院工作。“也会考虑到以后工作会比较忙、会遇到委屈、医患冲突,听说了身边老师的经历,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即便如此,小张的本科同学还是更多地选择心内科、骨科、眼科等专业继续深造,很少有人愿意选择儿科。“大家都知道如今儿科医生工作压力大,我们也要为自己的前景考虑,肯定更多人愿意选择社会地位高、收入多的专业。”

与小张类似,她身边主动选择儿科的同学,除了出于对专业的热爱,主要是考虑到儿科医生缺口大、好就业。但实际情况是,多数的儿科专业学生是在报考研究生时,从其他专业调剂到儿科,儿科专业相对容易被录取。

不过,姜玉武同时指出,儿科是一个门槛较高的专业,因此我们呼吁国家进一步重视儿科医生培训,合理提高医生待遇水平,给予医生足够的社会地位,吸引更多人才选择儿科专业,一起更好地为儿童健康保驾护航。

随着《意见》的颁布,2016年起,全国陆续有数十所高校新增了儿科学专业,包括中国医科大学、首都医科大学等,分布在全国不同省份,修业年限一般为5年。

倪鑫介绍,自2016年国家发布《意见》以来,全国已择优遴选儿科(含儿外科)专业基地586个,近三年累计招收培养儿科专业住院医师1.3万人;中西部地区累计有6688名医师经转岗培训合格后增加儿科执业范围。

基层破局

我国儿科服务体系还需要进一步加强均衡性,尤其是基层仍面临人员不足的问题。

姜玉武指出,分级诊疗是医改成功的关键,同样也是解决我国儿科医生人才匮乏最快的办法。而若想分级诊疗成功,对基层医生的培训是关键。因为只有基层医疗水平足够好,患者才愿意去就诊。

《意见》提出,要完善儿童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推动形成儿童医疗服务网络。结合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明确各级医疗卫生机构服务功能定位,儿童医院和三级综合医院重点收治重大专科疾病和疑难复杂疾病患者,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主要负责儿童疾病预防保健、基本医疗服务等。提升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儿童服务能力,加强全科医生儿科专业技能培训。

国家卫健委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共有儿童医院228家,每千名儿童床位数2.22张。目前,国家级儿科医疗集团已覆盖我国92%的儿童医疗服务体系,有超过100家儿童医院为基层提供远程医疗服务。

倪鑫介绍,2018年北京儿童医院的门诊量比2017年下降约14%,分级诊疗初见成效。

倪鑫指出,我国儿科服务体系还需要进一步加强均衡性,尤其是基层仍面临人员不足的问题。

据姜玉武介绍,目前我国很多基层医院拥有先进的诊疗设备,但却面临没有医生会使用的情况,加之患者少,导致了医疗设备资源的浪费。因此,提高基层医疗水平,除了投入硬件,更要投入软件,即提高医生诊治水平及服务质量,加强对医生培训、考核、评价的投入。很多基层医生需要的不仅仅是更高级的设备和工作环境,而是更需要学习、接受培训和职业发展的机会。

不过,由于大医院的医生也要面对临床、教学、科研等多重任务,很难付出更多时间到基层进行培训。因此,分级培训成为破局关键。例如,作为全国顶尖的专家,主要的任务是制定培训标准、方案,对省级医院的医生进行培训,培训“培训师”,再由这些“培训师”下到更基层的医院进行培训,形成一个全面的分级培训网络。

因此,对现有基层医生的培训和提高是解决目前儿科以及儿童专科医疗资源短缺的最有效和高效的解决办法。

责任编辑:高琳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